山水娱乐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

网络时代知识更显幽默和自然

更新时间:2019-05-13

  身处互联网时代,人们随时随地都能获取海量信息。但如何从信息海洋中过滤和筛选出有效、有用的知识,为自己所用,则是一门大学问▯。

  9月27日▯▯,浙江人文大讲堂邀请华东理工大学教授、国内著名软件专家居德华在浙图开讲▯▯▯。在题为“当网络化知识时代来临▯,我们如何准备转型▯▯▯”的讲座中,居教授和大家分享了什么▯▯▯,是网络化知识,以及如何抓住网络化知识时代的重要历史机遇▯▯,推动中国更大的飞跃发展。

  中国人曾以!祖先的▯▯▯“四大发明”倍感自豪▯▯▯,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出现▯,使知识可以借助纸媒传播▯,为中国的古代文明带来了辉煌灿烂。

  数千年来,纸面书本一直被认为是最适合知识传播的重要媒介,但由于作者人数的限制▯▯,它更多属于个别人的产品,更多反映作者私人的思想和观点▯▯▯,出版后也不▯▯:易更改,尽管有再版修改补充的机会。这种出版模式造就了一群“专家型”的作者和馆藏作品▯▯▯,因此这类知识存在许多局限性。

  用书本进行知识传播▯,许多知识受篇幅的限制难以充分表达。对知识发现过程中的许多考虑和讨论,也无法充分表述。

  对书面知识,常常要求是很成熟和定论性的东西,一些有重要价值的观点,由于有待证明或存在不同观点,而难以被录用,这会推迟新观念传播的时效性。

  对存在不同观点和见解的知识点,尽管可能有指出参考引用,但由于无法直连接,读者常难以做出直接对比。这些缺陷和局限性,都给有效知识传播带来屏障▯▯。

  21世纪,人类开始迈入新媒体时代,知识的传播不再仅依靠书本文稿,知识走向网络,而且开始以网络的速度传播,数字出版和数字图书馆的发展更加速了这一进程,对人类文明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这将成为人类进化史的又一个重要转折期▯▯▯。

  被誉为“数字时代思想▯▯,家”的哈佛大学学者大卫·温伯格,写了一本叫“Too Big To Know▯”(《要知道太多》)的书,这本书对新的网络化知识提出了许多精辟的论点,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力和影响,也因此获得当年的国际最佳图书奖。

  当前中国正处在一个重要转型时“代,到处都在谈▯“创新驱动,转型发展▯▯▯”。那么这个转型的本质是什么,我觉得是从工业化时代到数字时代,信息时代,知识经济时代的转化,当你谈论转型,需要抓住这个根本点,认识知识的价值▯▯▯,让知识转型先行▯,为成功转型夯实必要基础。

  互联网时代,任何工作都不能无视网络或者社会媒体的作用和价值。企业要重视社会新媒体,科技工作者要重视,新媒体▯,政府领导也要重视新媒体,谁不认识这一点谁就会▯?吃亏,就会丧失竞争力▯▯▯。总结我们的历史经验,让我们更敏感地认识新媒体的潜在影响▯▯▯,紧紧抓住这一重要历史转折机遇▯▯▯,主动拿出对策▯▯▯,为及早实现中国梦添砖加瓦。

  从纸媒体知识向网络化知识的转变,正如大卫·温伯格所指出的,这同时也改变了知识的性质▯▯,人们必须更好认识和理解这一转变。

  首先▯▯▯,作为网络,它更具备连接性,由于这一连接性▯▯▯,知识的表达可以没有边界,可以随时外延扩展或连接。由于是网络,它可以非常庞大和浩瀚▯▯▯,不受篇幅限制▯▯▯,更能适应复杂知识的需要。

  《重新发明发现机制》一书作者Michael Nielsen ▯▯,曾用希格斯玻色子的发现为例,为证明这一粒子的存在▯▯▯,需要动用超级网络设备和许多人的参与▯,而没有一个人能懂得这一系统的所有方面▯▯。

  网络知识不要求定论性的东西▯▯,允许和接受“永久性分歧▯”。在互联网上也更易看清▯,人类是一群容易犯错误的生物,经常会做错事或有错误认识▯▯,能认清这一点▯▯,就能使我们的网络知识变得更加可信。

  网络知识接受互联网的幽默,在互联网上大家都是自愿的,不受纸张的约束,尽管讨论很严肃的课题,仍可开开玩笑,再返回严肃讨论。这些网络化知识的性质和特点,也正是网络的特性,它与传统知识相比,更具人性化,也更显示知识的自然本质。

  网络化知识也显示更强的开放性和公共性,它能为更多人共享和审视。每个人均有可能成为贡献者和参与共创,知识的创造也不再只依赖个人的独立思考,而更多是?一个集体的过程▯▯▯。未来的社会将是一个群体工作和共创的时代。

  网络化知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权力的集中化,少数几个网站由于各种原因可吸引和汇集大量访问者▯▯▯,而大多数网站则访问者寥寥▯▯,这可能带来极不同的影响力。

  互联网上的交流,当缺乏适当引导时,知识的研讨会失去上下文▯▯▯,变得漫无边际,使得讨论失去意义和方向,甚至让谬误成为事实。在互联网上我们已看到过许多这样的案例,而且▯▯,在互联网上也存在一些动机去有意夸大事实,制造伪知识进行有目的的误导▯▯▯。

  互联网的重要价值在于其可连接性,它既可被连接成智慧性的物联网,也可把原先散乱在各处的知识点连成有机整体,这就是知联网(Internet of Knowledge)的作用和机会。

  互联网与知识的关系已存在很多研讨▯▯,搜索引擎的出现前进了一步,推动了知识的寻求和。发现,但迄今还停留在个别自发的使用上▯,还未形成有目的性和有规模效率的组织行动▯▯。我们建议发展知联网就是这一方向的下一步,将迄今仍处于散乱的知识资源联成价值网。

  知联网▯▯▯,简单地说▯,就是利用互联网的连接能力▯,把原先散乱的知识资源连接和组织成一个更有价值的有机整体▯,再通过互联网方便地连接到每个需要者手中,方便地实现一门式存取▯▯▯,推动知识的开放共享。

  当把知联网放到公共云服务平台上▯▯▯,就可实现所谓的“知识云▯▯▯”▯,可让更多人共享不受地,点、时间和设备的限制,实现按需获取知识▯,知识云被专家推荐为“未来的未来”▯▯▯。

  未来的知联网服务,就像一个无围墙的开放大学和资源丰富的虚拟专业图书馆,任何用户都可以借助知识地图导航,很方便地发现和找到所需要的知识资源,仅靠简单的屏幕点击,就能存取要求的资源。它将为专业人才的发▯▯▯。展提供一条新的“知识高速公路”▯,为产业的科学发展提供一个基于知识的智力驱动引擎。

  根据我们多年的观察和潜心研究,我们认识到就像现在需要▯“智库▯▯▯”一样,未来的社会和经济▯▯▯,需要一个健壮的知识、创新、智慧服务支持体系▯,它能适应各方面发展的需要▯,包括政府决策、经济和产业的发展、企业和人才的成长等。

  我们将它列为未来社会的一项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对浙江而言▯▯,这也是建设海▯”洋经济强省的重要基础▯▯,同时是发展智慧浙江的一个重要软基础设施。

  在工业化时代,为有效利用自然资源,我们!常需要建立专业队伍,对矿藏资源进行普查勘察,绘制资源地质地图,但到了知识经济时代,我们有否对重要的知识资源也做过类似的勘察呢?

  在现代知识管理中,有项重要的活动叫知识审计,即根据企业的发展目标▯,进行知识需求分析▯▯,明确知识差距▯,绘制知识地图,明确知识要求和管理实施目标,这就像打仗那样,需要预先准备作战地图▯▯▯,明确攻坚目标,准备充足弹药,确保作战胜利,我们的经济建设也应该做类似的研究▯▯。

  知识是经济发展和建设的、重要资源,但这不等于是一个埋藏地下被动等待挖掘的资源▯▯▯,我们可以让知识成为一项主动的服务,即通过建立服务体系使之成为一项有组织的行动,将知识资源准备好直接送到需要者手中▯。

  浙江的知联网发展方案,已采纳应用于舟山海洋数字图书馆的建设中,这充分体现浙江人敢为人先的勇创精神▯▯▯。

  作▯▯,为知识基础▯▯▯,这一新思路也将为十三五计划期间的许多重大发展课题提供综合支持,为网络化知识时代的转型发展,开辟一条创新的途径,推动▯▯“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的成功实现。

      山水娱乐,山水娱乐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