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娱乐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

罗辑思维知乎live爆红的背后知识经济的水究竟有多深?

更新时间:2019-05-11

  最近,只要算得上精英互联网人士,都几乎感受到了一个确定的风潮,那就是知识经济火了,从罗辑思维从卖书到卖人,借势推出得到APP;从分答的爆红,到知乎的奋起,从马东的投资到《李翔商业内参》的大卖;又见创业黑马集团学吧APP借势直播平台从卖人到卖资源的升级,都在用各种方式各种方法,尝试着挖掘知识经济的价值。

  然而▯▯,当我们在谈论知识经济究竟有多大的价值空间▯,在猜测分答会火多久的时候,市场的反馈数据正在表明,从火到死的命运,正在悄悄逼近这些曾经一夜爆红的项目,各种所谓知识的售卖业务,已经在很短的时间里达到了其能够触及的天花板,其增速正在不断的放缓。

  这让我们不禁疑问▯▯▯,好不容易到了让知识经济变现模式大放光彩的一天,却又在短短的时间里让我们看到了天花板,那知识经济的价值到底有多大?我们搞知识经济的前途究竟在何方▯▯?何种知识经济的商业模式才是可以持久发展的模式?如何保证知识经济规模的爆发式增长▯▯▯?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从知识经济的来源开始,在道哥的分类里,知识经济其实是泛媒体经济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已▯。

  互联网技术的进步,让信息传播变得更加便利和高效,也带动了信息的流动普及化和平民化,活跃的信息传播让以信息传播为核心主业的传媒业发生了诸多的变化,所谓的传统媒体的衰落▯,新媒体的兴起,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区分,一直被学界和业界简单定义为一种媒介形式的变化而已,而缺乏对于新媒体的在互联网时代全新的深度认知。

  而当下的诸多新媒体产品和业务形态▯,正在重新阐释和定义媒体,当下,我们已经不能够将自己对于媒体的认知停留在报纸电视▯▯、微博微信这个层次上了。

  这里的媒体不仅仅包含我们曾经的认知体系中,熟悉认知的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的传统媒体和微博、微信等社会化新媒体在内的传统意义上的媒体▯▯▯,更多时候也包含诸如随便一个个人网红或者大V▯,一个自媒体人和组织,一个像iPhone一样的移动终端设备

  当下的媒体不再是曾经的媒体▯▯,属于一种新媒体,绝非微观层面搭载全新的媒介载体而生的新的媒体,而是所谓的新型的媒体,一切拥有媒介连接属性的载体,这里的媒体已经从概念和实践角度被彻底泛化的媒体,所谓的泛媒体。

  从媒体到新媒体(全新的媒体定义),再到泛化的媒体,所谓的泛媒体,在短短的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兴盛的几年时间里▯,媒体之于这个时代▯▯▯”变化所产生的变化已经超乎我们的想象,产生了几个层次的递进演变。

  媒体的本质是要解决不对称,这种对不对称现象解决才是媒体的核心功能,而正是因为这种对于不对称现象解决的不同层次性,造就了媒体的不同层次,也造就了我们能力理解的泛媒体的不同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对于新闻和信息不对称的解决,承担解决使命的媒体,我们称为新闻媒体,或者有时候也可以模糊定义为大众化媒体,也就是对于更大用户群体的公共知情属性的新闻信息进行传播,并继以达到实现信息不对称现象▯,这种媒体与我们通常理解的媒体具有很强的吻合性。

  这种媒体,要实现其商业价值▯▯▯,一种模式是通过被包养,所谓的为信息不对称解决之后最大受益者提供的价值的多少,来实现收益变现;而另外一种模式是流量经济,通过信息传播实现广泛的关注和注意力聚焦,最终成就广告价值的变现。

  第二个层次▯▯,是对知识和经验不对称的解决▯▯,承担解决使命的媒体,我们称为教育型媒体,或者有时候也可以模糊定义为价值媒体,也就是对日常生活工作中的,积累的各种具有实际指导价值的知识和经验信息的抽象和梳理,形成能够直接指导实践,并且产生实质价值变现的知识和经验进行传播分享的过程。

  以为知识和经验的积累,更多时候是面向一定的目标受众▯▯,并且受到目标受众思维能力▯,文化程度水平,接受程度的不同而出现小众化细分化的特征,与此同时▯▯▯,由于知识和经验带有鲜明的个性化特征,不同人对!于知识的阐释,以及对于经验的总结和感受不同,也注定,了此时的媒体拥有一定的个性化特征。

  这种媒体▯▯▯,要实现其商业价值,一种模式是对知识和经验的直接售卖,包括我们当下所说的内容付费时代到来的典型案例,马东《好好说话》的付费订阅,以及得到APP上▯,《李翔商业内参》的付费订阅等;

  而另外一种模式则是通过落地化的O2O教育互动▯,形成知识经验不对称打破的同时▯▯,实现更为广泛的小众群体人和人的直接交互,并衍生出更多的社群行为和关系▯▯,从而蕴含更大的商业价值变现的机会,包括中介服务,以及投资等价值回报。

  第三个层次,是对资源和服务不对称的解决,承担使命的媒体▯▯▯,我们称为平台型媒体,或者叫枢纽型媒体,有时候也可以模糊定义为撮合型媒体▯▯▯,也就是媒体综合解决面对对象综合不对称需求▯▯▯,并采取各种可行的方式解决其在资源人脉▯▯▯,配套服务需求过程中的需求信息匹配、需求质量把!关▯▯、服务对象品牌背书等等需求,诸如阿里旗下的淘宝本质上就是此类媒体。

  这种媒体的基本特性是服务的不确定性,难以产品化和服务标准化,更多时候是一种作为附带服务的一种模式,又或者是直接进行资源和服务买卖的形式存在。

  这种媒体层次▯▯,要实现其商业价值▯▯▯,直接将资源和服务标准化进行售卖▯▯,直接产生交易收入▯▯▯,又或者通过资源和服务提供过程中的中介服务费用提成来实现收益回报。

  媒体以上的三个层次,其实在曾经的媒体组织中都或多或少的存在其具体表现▯,以南方都市报为例,做为一个传统媒体,拥有优秀新闻信息的生产能力▯▯▯,并能够将这些新闻信息传播给更多的大众▯▯▯,形成广泛关注▯▯,最终通过发行量变现,以广告方式作为主要收入回报。

  与此同时▯▯▯,可以作为媒体的第三方中介机构的身份,利用对于知识经验掌握主体的广泛连接,举办各种知识型论坛沙龙活动,以扩大自己的品牌影响力,并进一步实现其广告价值的增量▯▯。

  在此基础上,其广泛连接的人脉资源在内的社会资源▯▯▯,可以在一个更为宏观的层面▯▯▯,进行广告客户、读者、消费者▯▯▯、政府、市场等媒体所连接的各个主体之间进行交互,形成资源和服务的对接,诸如分类广告版面,政府招标信息的发布等等,都在实现着其▯▯”功能属性▯▯▯。

  然而▯▯,长期以来▯▯▯,类似南都这?样的传统媒体,由于其广告收入的一枝独秀,其在第二个层次,第三个层次上实现的价值▯▯▯,虽然被普遍认可拥有独立价值,但是其变现方式都是直接通过广告收益的一种方式变现,而没有进行独立价值变现的过程尝试。

  当传统媒体受到新媒体冲击,特别是作为媒体内容中心▯,渠道垄断地位受到严重挑战的时候▯,其广告收益的急速下降就是不可避免的现象▯,而当广告支撑的流量经济无法支撑整个媒体实体运作的时候▯,则传统媒体就面临巨大的挑战,纷纷出现亏损,以至于关门倒闭。

  而此时,基于传统媒体从业者,以及传统媒体传播逻辑而诞生的诸多新媒体,新型的媒体项目,都在不断探索全新的▯▯▯,支撑这种项目进行独立运作的核心点。

  能够实现内容和渠道传播之上的流量集中,通过流量广告模式变现的▯▯▯,依然保持着流量媒体的属性,如咪蒙、深夜发嗤等自媒体公众号的商业模式变现方式▯▯。

  如果无法实现流量的高度集中▯,无法以广告商业模式支撑整个业务▯▯,则,对于第二层次,第三层次价值的挖掘,曾经被传统媒体忽略的媒体功能价值的挖掘就成为唯一可以主攻的方向▯,因此各种新媒体都将自己变现的模式锁定在第二个层次,知识经验不对称的打破,以培训、教育模式,来实现盈利,走上知识经济模式的媒体变现模式探索。

  而在知识经济变现过程中▯,也拥有几种比较具体的商业变现模式,或者说不同的层次。

  1.0层次的知识经验的直接变现▯▯▯,所谓的马东《好好说话;》优质内容,以及《李翔商业内参》等的直接付费售卖。

  2▯▯.0层次的知识经验的分享交流,有偿模式▯▯▯,诸如新媒体培训、产品经理培训等业务▯▯。

  3.0层次的知识经验的深度挖掘▯,诸如i黑马这种类型的投资人收徒弟直播形式的知识经验分享会,并在此基础上实现后续连接价值,包括投资人投资项目▯▯,相关的资源和服务的直接匹配,直接促成此次收徒行动更大价值的挖掘等等▯▯。

  在行的分答模式、罗辑思维的得到模式、插座学院模式、混沌研习社模式、创业黑马的学吧模式,几种比较典型性的知识经济模式,代表了当下比较主流的几种知识经济的典型模式,都是以泛媒体商业模式中,解决知识和经验不对称过程中产生的全新商业模式▯▯▯。

  分答模式和得到模式▯▯,更多时候直接以知识经验一次性变现▯,通过直接付费,或者付费会员订阅模。式实现其对于知识和经验价值的直接变现,其实现的方式方法也都是直接的知识经济线上电商模式;而插座学院已经实现了集合各种类型的拥有知识经验掌握者,社会精英,线上进行培训课程产品的销售▯▯▯,线下实现知识经验的面对面传授模式▯,所谓的教育模式,通过收取培训费方式变现▯,其实现的是知识经验培训O2O模式;

  而混沌研习社模式与插座学院的模式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无非是将培训的对象双方▯▯,一方面是知识经验的拥有者,一方面是知识经验的受众层次进行了提升,而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形成的一个身份标识的圈子,以李善友大IP而形成的人脉圈子的背后价值是隐含在其中的。

  而与以上诸多模式相似,却又有很大不同的创业黑马集团学吧模式▯▯,其知识经验的价值变现,是根植于通过创业黑马集团媒体连接的诸多知识经验掌握者,所谓的精英创业者和投资人资源,形成的i黑马社群▯▯,并在此基础上展开起步的培训业务实现其商业价值的直接变现,诸如插座学院模式▯▯▯。

  在此基础上▯▯,通过学吧APP线上软件,将这种知识经验分享交流的过程进行标准化,并转移到线上平台,线上平台的模式定义▯▯,已经不仅仅是像得到APP那样简单商品的售卖▯,而是一个平台,知识经验拥有者的投资人▯▯▯、精英创业者,与另外对于这些知识经验有需求的创业者之间进行互动交流的平台。

  一方面实现了知识经验的线上学习,线下互动社交,还通过借助直播等的形式▯▯,将这种社群的日常互动进一步常规化,形成更为深度连通和交互▯,从而形成基于知;识经验不对称解决▯▯,通过线上线下教育培训基础上的,线上撮合,形成知识经验互动交流的新枢纽,并形成平台型的产品和服务。

  在此过程中,最大的价值除了理顺知识经验分享的不同阶段的特征属性,早期的线下培训▯▯,到中期的线上线下互动,到后期已经超乎知识经验交流本身▯,而直接实现知识经验不对称打破双方背后的人的主体之间的直接互动▯▯。

  从7月以来▯,创业黑马学吧APP,先后组织▯▯,李开复、江南春、徐小平、周鸿祎等大咖在学吧平台上进行互动,并利用花椒等直播平台,进行导师招收徒弟的大型策划活动,吸引了千万数量级的用户关注,最终除了实现了知识经验的交流分享外,还借助直播的形式将背后的人和人形成了连接,在此基础上▯▯,包括徐小平、吴世春等投资人也直接通过活动找到了投资对象▯,实现了增值效用的发挥▯▯。

  通过▯▯▯“创业服务+知识分享+直播手段+资源服务对接”这种一体化模式,学吧模式在知识经济大潮中,针对知识经验分享这个泛媒体功能价值变现的实践过程中。

  学吧一方面完成了知识经验传播的O2O互动,并且在此基础上打破知识经验简单售卖的知识电商模式(得到模式)和简单的培训收费模式。(插座学院模式)▯,通过借助直播手段▯▯,实现了知识经验O2O互动▯▯▯,知识经验背后人与人的连接互动▯▯,并直接对接和匹配人和人的资源、服务需求,促成投资人找到投资项目,促成创业者找到有用的知识和经验同时,也找到相应的资源和服务,实现了泛媒体功能价值的三个层次的完美结合。

  知识经济今天的火爆▯▯,其核心本质来自于传统媒体被新媒体冲击▯▯,引发的原本流量经济模式的奔溃▯▯▯,并最终促成知识经验变现的迫切需求▯▯▯,并在此基础上衍生出来的简单知识经济模式的知识电商模式、知识培训模式▯▯▯,和学吧知识价值综合挖掘的模式,突破O2O互动之上的资源和服务直接匹配▯,更大增值价值空间的无限想象▯。

  知识经济今天虽然火爆,但当我们对于知识和经验进行”总结和简单售卖的过程中,我们很快发现,简单的知识经验的分享天花板是很快可、见的▯▯,以为大道至简▯▯,如果知识经验影响和适用范围广泛,则意味着其核心逻;辑的简易性▯▯,普及的高效性,任何人都可以得而用之,也无需更多的所谓知识经验分享的售卖和培训。

  如果知识经验是具有十分强的垂直细分特性,则意味着其重复进行分享和培训,扩大受众对象的努力是无用的▯▯▯,因此其价值总量是有限的▯。

  知识经济规模在横向影响范围和市场空间领域的极限是清晰可见的▯,要实现知识经济价值的更加深度挖掘▯▯,突破知识经济规模局限,必须从纵深角度思考问题▯,从知识经验适用于具体行业领域的增值价值挖掘,以及媒体价值变现第三个层次价值,作为枢纽型平台价值的挖掘上下足功夫,在这一点上,学吧通过提升自身对于知识经验不对称为代表的知识经济价值挖掘的实践中,所体现出来的前瞻性和商业逻辑设计的完整性都一览无余的体现出来。

  在当下▯▯▯,分答模式、得到模式、插座学院模式或许都是知识经济模式的简单层次▯▯,而混沌研习社模式▯,特别是学吧模式,则是在知识经济模式简单层次基础上的,更高层次和维度的变现模式,或许这才是知识经济更大“价值实现的代表型模式▯▯,或也能成为知识经济商业模式未来发展的行业标配模式,或许▯▯,也许▯▯,可能就真的实现了。

      山水娱乐,山水娱乐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