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娱乐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

科学地规范“知识经济”范畴

更新时间:2019-03-26

  2.工业革命所开创的生产和文明时代现在直至今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仍将继续存在和发展下去▯。

  其一,工业革命是社会化大生产的开端,是世界现代化的历史起点和逻辑起点▯▯,它与当代社会的现代化过程有着直接的、紧密的内在联系。正因为如此▯,自工业革命以来,技术和知识在经济发展?的作用越来越大。学术界有?的人说▯▯:在20世纪初,当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第二次高潮——“电力革命”正在进行的过程中▯▯,德国经济学家熊彼特就在《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指▯、出,资本主▯“义生产发展的根本动力不是劳动力和资金▯▯,而是创新。而创新的关键就是知识和信息的生产、传播和使用。实际上,早在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第一次高潮——▯▯▯“蒸汽革命”时期▯▯▯,马克思就已系统考察了科学技术和人的智力在社会生产力发展中将会起越来越大的作用趋势的问题(参见拙文:《从质的辩证法到度的辩证法》,载《中州学刊》1997年第2期), 其深刻程度远远超过了后来的西方学者▯。这说明,从近代工业革命到今天,科学技术和社会生产发展的各阶段是有其连续性的,不能把它们截然分开。否则,马克思以及20世纪中叶以前的一些西方学者就不可能窥视到科学技术在社会生产中起越来越大的作用的趋势(而这种趋势在今天正在更大的程度上转变为现▯▯▯;实)。当然,笔者的上;述认识▯▯▯;丝毫不意味着▯“知识经济”在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第一、二次高潮时就已产生▯▯▯,而是要揭示这样一个道理:以微电子技术为先导和核心的现代科学技术革命所孕育和造就的“知识经济▯▯▯”只是标示着,始于工业革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发展将要或正在进入更高一级的阶段。

  其二▯▯,工业革命开创了世界市场,开始把各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使历史愈来愈向世界历史转变,然而,这一转变过程至今▯▯▯“远未完成。按马克思的观点▯▯▯,“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的完成也就是资本主义世界历史时代全面地向社会主义、世界历史时代转变的完成。因为,只有在社会主义、世界历史时代,“各个个人的世界历史性的存在▯”才“意味着他们的存。在是与世界历史直接联系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 第40页);“自主活动才同物质生活一致起来,而这点又是同个人向完整的个人发展以及一切自发性的消除相适应的,同样,劳动转化为自主活动,同过去的被迫交往转化为所有个人作为真正个人参加的交往,也是相适应的”(同上书,第77页)▯▯▯。由此而论,可以从一定的意义说,工业革▯▯、命是“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的起点,它同时奠定了资本主义制度在世界历史范围内最终确立的经济基础,而从工业革命到社会主义、世界历史时代全面取代资本主义世界历史时代,则是“历史向世界历史时代的转变▯▯▯”的整个过程(参见拙文:《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建构的方法和逻辑》,载《中国社会科学》1998年第6期)。在这一历史过程尚未完成之前, 不会也不可能出现与工业文明完全不同的新的文明时代。新的文明时代是▯▯▯“科学劳动”的时代▯▯,而这一时代必然是确立于“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过程完成▯▯!基础上的。

  其三,发轫于工业革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社会过程,是世界各国都要大体经历的社会过程▯▯▯,而这一过程所最终导致的全球问题非但没有解决,而且日趋严重▯▯,越来越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如生态环境破坏、资源短缺、人口和粮食危机▯▯,等等;同时,发轫于工业革命的工业化和工业化过程所引发的主要社会问题仍是现代社会尚未解决的重要问题,如人和社会的畸形、片面发展,工业化和现代化过程中的两极分化▯,各种社会公害,等等▯。马克思早已从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制度▯、政治上层建筑和观念上层建筑等方面对这两大类问题的根源及其严重性作了系统的分析▯▯,并指出了社会获得彻底解放和人获得全面、自由发展的▯▯▯、道路▯。这条道路也是通向“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的道路。迄今为止,马克思的这方面的思想仍是不可超越的▯,而这种不可超越性归根结底是由产生这两大类问题的特定人与自然的矛盾、人与社会的矛盾的所规”定的▯▯。虽然当代人已从解决增长方式以及社会和人的发展目标等角度认识到上述两大类问题对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危害▯,并为限制这种危害付出了种种努力▯,但从世界历史的范,围来看,我们这个社会仍属于工业社会,离▯▯▯“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的社会相去甚远。至于对马克思所说的“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社会的文明形态究竟如何称谓,那就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们所需要迫切回答的问题了。

  可见,“知识经济”既不是完全不同于工业时代的新时代、完全不同于工业文明的新文明,也不预示着新的产业革命的到来。

      山水娱乐,山水娱乐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