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娱乐 > 新闻中心 > 最新动态 >

陈世清:智慧的本质特征是对策不是博弈

更新时间:2019-03-23

  《孙子兵法》的本质是智慧而不是知识▯▯,《孙子兵法》智慧的本质特征是对策而不是博弈。《老板与孙子的对话》中生动活泼的案例说明,现代市场经济不仅是知识经济,而且是智慧经济;作为现代市场经济主体的老板不应该是唯利是图、只顾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利益、在风险越大机会也越大中盲目博弈的“经济人”,而应该是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战略、有谋略的“理性人”;现代市场经济主体的行为方式不应该是什么博弈,而应该是对策。对策是对博弈的超越▯▯▯,真正的▯“理性人”是对“经济人▯▯”的超越▯▯,正像现代市场经济是对小商品经济的超越、知识市场经济是对工业市场经济的超越。真正的▯▯▯“理性人”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主体;而真正的市场经济▯▯▯,就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主体与客体的对称关系▯,真正的市场经济主体与客体的对称关系既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基本结构,也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发展动力。因此▯▯“真正的市场经济就是对称经济▯▯▯。对称经济的哲学基础是对称辩证法;而孙子的军事智慧与老板的经商智慧之所以能交相辉映、水乳交融,就是因为两者之间有共同的本质,这个共同的本质就是对称辩证法。以对称辩证法为哲学▯!基础、以经济主体与经济客体的对称关系为出发点、以对称经济为本质与核心规律的经济学就是对称经济学。经济发展的规律是对称的而非线性的▯,经济学发展的规律是对称的而非线性的▯▯▯,真正科学的经济学只能是对称经济学而不是线性经济学。

  经济主体与经济客体的统一意味着经济学是规范与实证的统一;经济学主体性与客体性▯▯、规范性与实证性的统一可以从辩证法、价值论、发展观▯▯、空间观▯▯、方法论、逻辑学方面展开经济学的科学规律▯▯▯,从问题与理论、价值与价格、对称与均衡、配置与再生、还原与整体、对策与博弈的对称关系展开经济学的范畴与范畴体系▯▯。因此▯▯,科学的经济学就是对称经济学。而不对称的经济学,不能说它们“错误”,只能说它们“不合理”。之所以不能说它们是“错误”的,因为它们是抽象的▯▯▯“真理”▯;之所以说它们是不合理的,因为它们割裂了主体与客体、主观与客观、宏观与微观、供给与需求、配置与再生▯▯、创业与守业、价值与价格、效率与公平、自由与法,制、规范与实证的对称。

  认为有▯“外部性”的市场▯、有“例外”的经济学原理、可以“证伪▯▯▯”的▯▯“经济科学▯▯▯”▯▯、可以“不通过不确定来寻找的▯▯▯“确定性▯▯▯”▯▯、 可以对单个个人进行全封闭的”实验▯▯▯”以从中抽象出幽灵般的“经济人”、可以脱离活生生的经济现实来设计的“公理”▯▯、▯▯“假设”与▯▯▯“模型▯”▯▯▯、可以撇开任何主体性的纯粹的“科学性▯▯”▯,只不过是“主流经济学,家”在不对称思维方式指导下“盲人摸象”的杰作。由于“信息不▯、对称”、世界不确定、人心不可捉摸、理性不可预期、“趋势”不可预测,只好在“囚徒困境”以及人与人是狼的“竞争”环境中▯“博弈▯▯”,在“经济人”有限理性、与“帕累托最优”的不对称空间中“优化”“配置▯▯▯”资源 ,在 “价格▯”自由涨落、上下波动中“均衡”需求与供给▯▯▯。这也只不过是▯“经济人” 在不对称思维方式支配下蹒跚而行▯、跌跌撞撞的产物。

  《孙子兵法》告诉我们,真理是具体的,人的理性是具体的,经济主体与经济客体的对称是具体的。抽象的▯▯“真理”在“自圆其说”时会陷入“悖论▯”▯,抽象的“理性”在实践!运用中“会陷于“悖境▯▯▯”▯。经常陷入“悖论”、陷于▯“悖境”、有时还会陷进“囚徒困境▯▯”的西方经济学的正统地位,源于西方哲学的正统地位;西方哲学的正统地位,源于西方传统逻辑的正统地“位;西方传统逻辑的正统地位,源于传统逻辑普适性的绝对性、线性思维方式的统治地位▯▯。然而,也恰恰就是悖论与悖境的大量出现▯,宣告了传统逻辑普适性的绝对性与线性思维方式的统治地位的终结,宣告了抽象的“经济人▯▯”、抽象的经济“理性”的终结。

  任何概念都有一个从模糊到精确的发展过程。这个过程和社会整体发展过程是对称的。

  博弈源于封闭,对策来自沟通▯▯。均衡是博弈的结果▯▯,对称是对策的成就智慧经济时代要有同工业经济时代不同的经济学范式与之对称。

  对称经济学与对称管理学通过对对策与博弈▯▯、对称与均衡等概念的分离与重新定位,使之内涵与时代的发展、新范式的要求相对称。在经济活动中▯▯▯,主体的行为方式是对策还是博弈▯,构成了新旧经济?模式▯▯、管理模式的本质区别▯。对策学还是博弈学,是新旧经济学范式、管理学范式的本质区别。它们体现了两种世界观的本质区别。

  均衡是消极的、自发的,是博弈的结果▯▯,是工业经济时代的▯▯▯“对称”;对称是积极的、自觉的▯▯▯,是对策的结果,是智慧经济时代的“均衡”。

  均衡,核心是物和物、客体和客体的均衡;对称,核心是主观和客观、主体和客体的对称。

  客体和客体的均衡,带来的是资源的▯!优化配置;主体和客体的对称,带来的是资源的优化再生。

  博弈,不均衡是绝对的,均衡是相对的。博弈经济学就是不对称经济学▯,不对称经济学就是不和谐经济学。

  对策,不均衡是相对的,均衡是绝对的。对策经济学就是对称经济学▯▯▯,对称经济学就是和谐经济学。

  传统经济学的供给与需求的均衡只是厂家与消费者的均衡,而非主体和客体▯▯▯、人和自然之间的均衡。博弈的指向是横向的,停留在人与人的关系中作文章。无论是非合作博弈还是合作博弈、传统博弈还是进化博弈,都只是作为资源配置、交易过程的手段。

  对策的指向是人对自然、主体对客体,是纵向的,不仅是交易的手段而且首先是生产再生产的手段▯,在此基础上尽可能做到和谐合作。在对称经济学中,提高信用的目的,是为了增强活力▯,提高生产力。所以,博弈论是舍本求末,对策论是从本到末。在对策论看来▯▯▯,不但宏观经济活动▯▯,而且微观经济活动都可以实现▯“均衡▯▯”关键是通过对策▯,而不是通过博弈。

  传统经济学把物和物的对称关系看成基本对称关系,甚至把供给和需求的关系也纳入客体和客体的对称(“均衡”)的范畴,是把人物化▯,贯彻的是客体性原则。而主体性原则▯▯,则是把物人化▯,认为主客体关系以人为主导▯▯▯;以人为主导的对称关系,是经济领域基本的对称关系,其他一切对称关系是其展开和具体化。

  对称不仅仅是微观经济过程的“均衡”,而且是经济形态的增长方式、运作模式、经营模式▯▯、发展模式▯▯、系统功能的对称▯▯▯。

  用剔除主体性的数学模型方法来研究博弈论的数理博弈论,相当于用力学方法来研究量子力学,是方法和对象的不对称。

  非数理博弈理论▯,否认了博弈理论中逻辑的普适性,等于说博弈理论可以不需要逻辑来建构▯▯▯,这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这是悖论。有逻辑则无主体,有主体则无逻辑,是西方经济学基本思维方式带来的悖论。

  西方经济学的线性思维方式,是传统逻辑普适性的绝对化,而传统逻辑普适性的绝对化就是悖论的根源▯▯。

  只有对称逻辑,才能化解这个悖论▯▯。只有对▯▯▯!称经济学,才能运用对称逻辑▯。只有对策▯,才能建构对称经济。

  用对策来代替博弈作为经营模式,用对称代替均衡作为发展模式▯▯,是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经济领域中确立主体性原则的必然要求▯▯▯。

  对策论则像一根红线,把微观经济过程和中观、宏观经济过程统一起来,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统一起来▯▯▯,并在此基础上对各种经济学从方法论的角度重新定位,使之功能化、本质化▯▯、简单化,从而扬弃了各种经济学流派在方法论上的对立。

  ▯▯“对策论▯▯▯”不是“厚黑学▯”▯▯,上升到对策论高度的《孙子》不是商场:厚黑学的始祖,而是双赢经济▯、和谐经济、对称管理、科学管理的智慧源泉▯。

  这本《老板孙子释义》用活生生的企业管理案例告诉你,什么是对策的智慧▯,什么是对称?经济学,什么是对称管理学;如果你是老板▯▯,你将从中学会怎样运用对策论的智慧思维方式,自觉走出所谓的▯▯▯“囚徒困境▯▯”▯▯,走出商场厚黑学的误区,在广阔的市场经济舞台上长袖善舞、潇洒走一回。

      山水娱乐,山水娱乐平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