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娱乐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中国社会经济转型对城市空间结构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9-09-14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郊区化的大规模进程代表了资本的▯▯“主要循环▯”(生产体系的投资)向“次要循环”(建成环境的各种消费资金)的转变▯▯▯。 后工业城市呈现以下特征▯▯:①从就业结构上看▯,去工业化与第三产业化同步进行;从生产方式上看,福特主义向弹性的后福特主义转变;②城市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中▯;③城市形态重构;④收人不均、社会隔离、城市空间私有化以及封闭社区的大量增加。后工业城市的空间肌理呈现高度破碎化的特征,并不存在固定的空间模式。 后工业城市被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种应力撕裂成数个板块 社会空间重构的动力机制。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社会空间分异重新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话题:分化(division)、极化(polarization)、二元城市飞(dual city)、不均(inequality)▯▯、破碎化(侄gmentation)成为城市研究的主题,并与隔离(segregation)、集聚(concentration)▯、飞地(enclave)、隔陀(ghetto)等空间概念交叠使用▯,成为当今城市社会景观的真实写照。 马库斯等描绘全球化之下“分割的城市▯”(partitioned city)景观,指出市场、意识形态▯▯▯、文化等因素是这一景观产生的主要驱动力▯▯▯,政府政策在其中起到推波助澜或排难解纷的作用▯,主张以多种范式对这一现象进行解释。 后现代城市与空间碎化,城市性的社会结构正在转型。社会?破碎化、社会隔离及极化正在成为城市的特征▯,贫富分化越来越悬殊,人们生活方式的差异逐渐拉大。人们由于共同的价值及认同形成小团体,分散在城市当中▯。 与西方城市相比,计划经济时期的社会主义城市普遍具有三个主要特征:首先,社会主义城市“的城市化水平普遍滞后于工业化水平,后者尤其是重工业为国家经济计划所侧重▯▯,“先生产后生活”的理念为多数社会主义国家政府采纳,因此这些国家的城市化进程多讲求节约与经济,力图通过较少的人口聚居以实现工业化(Szelenyi▯▯,1996)▯▯▯。其次,比较西方城市,社会主义城市一般具有较少的基础设施投资和相对缓慢的人口增长,作为结果,东欧城市普遍具有较低的人口密度▯▯,以及较为单调的城市景观和城市生活▯▯,例如这些城市的街道名称多是重复性的,商店的名称一般只标注其功能而无个人标识(French and Hamilton,1979)。再次,社会主义城市具有截然不同的社▯,会空间形态:一方面是大规模的标识性建筑、广场▯▯▯、雕塑的出现,城市空间多以经典美学原则下的大型规划设计为特征,城市空间的拓展比较严格地按照计划执行;一方面是根据行政等级划分的住房生产和分配,城市人口分布的空间格局为条块分割的工矿企业单位所影响。 Kostnskiy预测后社会主义城市的社会空间结构将发生生三个方面的变化:城市中心的“绅士化”,富有阶层在这一社会区集聚;社会主义时代建设的居住区的大面积破败化▯▯,由于房地产投资更多地集中到中心区和边缘区的“好”地段▯▯▯,工人社区将普遍年久失修▯▯,趋于衰败;郊区化,城市向周边郊区拓展。这表明后社会主义时代的社会空间分异将主要在城市中心区和郊区的人口流动的互动中展开,而这一进程在微观上主要受私有化的影响▯,在宏观上主要受郊区化▯“的影响。 全球化、市场化与分权化汇流的结果是“世界正在被抹平”▯▯▯,全球化一统世界政治、经济;与文化,地域和地方似乎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对于平民百姓而言, 文化和集体认同依然十分强烈并有增强的趋势, 人们固守着宗教▯▯▯、 种族、 炮域认同,抵制现代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影响。 我们在审视全球化对城市所带来的影响时▯▯▯, 不仅需要考虑到全球性转变的作用▯▯, 也应注意地 方所发挥的作用,也即用一种“全球地方化”的视角思考这一过程▯▯。 城市作为全球活动的重要节点▯▯▯,不仅反映在经济层面,也反映在政治、文化领域以及日常生 活当中▯▯。 目前世界各国;的全球城市不断加强他们中心、区的文化职能▯▯, 通过文化设施和大型公 共项目的建设吸引全球各地的移民和访客▯。 日益严重的社会分化也为各类社会群体及其社会空间的出现与存在提供了前提, 一个更为多 元的城市世界正在形成,城市空间的碎化与多元化是目前城市社会空间演化的核心特征。 从传统文化上看▯, 作为一个历经千年发展的等级社会▯, 等级特别是空间等级在中国人的观念 中可谓根深蒂固▯▯▯。以儒家为例,极为典型地强调等级秩序与宗法伦理▯,重视长幼尊卑之别。 这些尊卑最先正是体现在空间上,无论是坐立行走、一举一动▯,无不体现不同等级群体的差 别化。在居住选择上▯▯▯,也有尊卑之分▯▯,尤其强调群体划分▯。 从整个城市来看▯▯▯,普通坊里的社会空间分布仍是相对均衡的,并未出现大的社会空间分异 宋代,整个城市呈现出因行业不同而形成的社会空间分化▯,而非根据其经济地位产生分异。 单位和户籍塑造的城市社会空间。 整个城市的社会空间结构。 由于之前各单位的土地以划拨 的方式无偿使用▯,故市场经济的级差地租▯▯▯、货币筛选和隔离体制无法起到作用。并未出现典 型的由于单位效益或家庭收入带来的居住地分化,居住区质量和密度也相对均衡。 在当时中国住房总体消费水平较低的情况下, 社会空间分异程度是较小的, 但一定程度的住 房分异仍然存在,如由于各个单?位拥有住房资源的机会本身的不平等▯▯。 单位壁垒下的城市社会空间维持着它微妙而又脆弱的平衡▯▯▯。 而户籍制度限制的农村人口向城 市的流动和对城市人群从业转换与迁移的阻碍又暂时性的没有冲击这个似乎稳固却岌岌可 危的社会空间体系。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 中国单位制度也在不断弱化。 这种弱化并非是单位组织 本身的消失或居民对单位制度的依赖性消失, 而是来自于城市社会中新的结构性要素的出现 与发展。 尽管▯▯“单位▯”体制最终解体▯▯▯,但它仍在中国的住房体制从完全福利型的制度起步走到目前这 样商品化程度中起着重要作用。 单位是这个变化推行的主体, 人们以单位为中介进入房屋市 场; 从原有单位社区的改造▯、 新居住形式中传统大院要素的体现以及其他职能替代机构中对 原制度特征的保留等方面▯▯▯,单位制度对于城市转型仍然发挥着不可忽视的影响(Bray,2005);

  同时,单位作为根植性的空间对其后的城市空间变化和规划,以及社会空间演进都形成制约▯▯。 也或许正因如此,这一由单位内部开始的社会空间重构和现在相对已经成熟的市场住房供应体系并没有十分迅速地将中国城市推入与西方城市类似的中心——郊区社会空间分化。 这些正在形成的邻里分化并没有使得中国城市出现完全衰败的市中心或是清一色富人的郊区,事实上无论在▯▯▯”内城还是在郊区都并存着富人邻里和穷人邻里。 就整个中国城市社会空间的转型而言▯▯▯:从社会角度看,这反映的是城市居民由以单位为基本构成单元的单位人向市场规律下的社会人的转变▯;从空间角度,这反映的是城市从相对均质型的“簇状”单位大院向异质型的以社区为单位的新的居住空间的转变(李志刚▯▯▯、吴缚龙,2006)。特殊的制度和历史背景塑造了中国城市与西▯▯:方城市不同的特殊性,然而,它仍逐步趋近于城市的普遍共性——多元、异质、匿名。 在社会主义计划体制下,中国的城市不是资本积累的实体▯,只是国有企业的集群。 城市累积体制所吸纳的丰厚的资本和高效的增长不可避免地冲击了僵化而低效的单位体制▯▯,也包括单位式的空间生产。 而城市因此推动地方经济的增长与企业的集聚,也创造出一批新富、新中产阶层,使得城市社会空间日趋多元▯▯。 财税制度▯▯、城市土地有偿使用制度的转变,导致地方官员的“行政区▯”取向和企业化倾向▯。而分权后的地方城市在某种程度上作为独立决策的实体,它的选择带来了非常具有导向性的社会空间重构。其中▯,最主要的工具便是城市规划▯▯▯。 城市新区建设、旧城改造▯▯、大学城▯▯▯、开发区等,会在瞬间改变一个地方的社会空间属性。 其实,无论是城市开发模式中所表现出的政府的强大力量还是市场的持续介入,都导致了原有社会空间在城市发展脉络过程中的断裂,由此导致了无论是单位还是街区的社区空间解体。房地产封闭式居住小区风靡各个城市,即便同住一个小区同属一个社会空间,大家彼此也互不相识。由此,城市开始充。满陌生人。 在内部与外部、政府与市场力量的共同作用下▯,中国社会正在由过去高度统一和集中、社会连带性极强的社会▯,转变为更多带有局部性、碎片化特征的社会(孙立平,2004)。相应的▯▯▯,城市社会空间也逐步转变为。具备现代城市主义的多元▯▯▯、异质▯▯、匿名的重要特征▯▯▯。 户籍制度!下的城市居民和农村人口间存在的巨大福利差距、市场化下▯。新的发展机遇及其流变,日益冲击着社会主义时代以平等为原则的无阶级社会,城市社会空间也正由均质向多元与异质转变▯▯▯。 “选择一套住房就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不同职业中具有相当的社会经济地位的居民聚集到一起,形成新的社会空间分异。

      山水娱乐,山水娱乐平台
 
 
 
 
 
 
 
 网站地图